A.CPU_logo.png

Association of Chinese Professionals in the UK 

A.CPU Career Sharing - 人物专访  IBD

Frank: 感谢二位抽时间接受我们ACPU的采访。第一个想问的就是,请问二位当初大学的专业是什么?为何选择从业金融,进而又到了PE和投行?

Fang: 我大学主修金融和财会,父母的初衷是希望我从长远职业发展考虑,因而听从了他们的建议,我放弃了报考工科的最初打算,转为报考了金融专业。 

Wei: 我是2003年参加高考,记得当年竞争特别激烈,题目也很难,当时第一志愿是想学生物,第二志愿报的经管,最终由清华大学金融专业录取。

 

Frank: 二位如何看待现在很多非金融专业同学会倾向于往金融领域发展?我个人的求职经历是,非金融专业背景candidates可能在求职投行过程中因为学科背景的独特性反而更容易出众、吸引雇主的注意力。您二位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Wei: 在我求职初期,大家有向往金融行业的风潮,作为行外人,更容易被这个行业特有的光鲜所吸引,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从业多年后,我有时也会反思,finance本身无法直接推动社会进步,它的作用是对接科技研发与资本的桥梁,make the market more efficient,进而推动人类文明的革新。

Fang: 我很同意Wei的观点,金融在科技革新中扮演的角色是facilitator而不是ultimate driver;设想我们同学在物理化学等专业的院系名列前茅,如果他/她求职时转行做金融的话,我个人认为这难免有些可惜,因为他们更大的潜能在于发现突破性的科研新成果。

Wei: 是的。值得欣慰的一点是,现在我们看到了科技产业蓬勃向新,更多人才由金融又回归到这个领域,长远看,这对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是很有积极推动作用的。

Fang: 而且,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在选择大学专业也有了更多的独立思考,他们敢于尝试文学和艺术这些“非求职导向型”的专业,比如我们看到在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里中国学生的声音和影响力就在日益显现。

 

Frank: 二位可否分享一下,激励自己能坚持在IB/PE发展多年的源动力是什么?

Fang: 这个行业本身以及它和各行业的紧密相关性是为金融从业人员的个人职业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就金融业内部而言,我从投行出身,转行进入PE,这个过程中也是我在摸索发现个人职业兴趣点的过程 - 从入职初期掌握technical skillset,到进入公司中层可以independently host clients meeting;转行buyside,一开始做due diligence,后来开始独立cover China,自我能力提升的过程是很有成就感的。如今在PE做了6-7年后,我即将加入一家初创公司,这对我将是一个全新的挑战,我进入的是一个不同于金融的崭新领域,将更具挑战性;回首我的职业发展轨道,是逐步在向商业发展的核心靠拢 – 投行是提供企业的融资方案;PE可以参与到企业运行和管理之中;初创行业就是从零做起,我负责它商业模式的设计与开发以及项目融资,与产品研发团队合作从零做起,更前端也更具挑战性。回过头来看,这些不断的进阶和转型可一直激励我,但深层我对个人职业发展的主线没有改变过,就是更向商业运行的核心靠拢。

Wei: 在求职初期,我们其实要想清楚三个问题的答案 - 自己想要什么?个人长处?个人短板?摸透这些问题后,我主张学会顺势而为。在我摸索个人职业发展道路上,用了排除法进而逐渐划清boundaries,在不断试错的过程中,职业蓝图和规划也日渐清晰。还想提醒一点的是,即使是大家得到了自己的dream job,现实中也会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这也是职场的现实。

 

 

Frank: 再一个话题就是Women in Banking and Women in the City,二位可否就自身经历而言,向后来人分享一下,如何做到真正融入伦敦的职场?

Fang: 这个问题我是深有体会的。第一点,set up the tone – 从行为上自信,而不是言语上自信。内心沉着冷静自信,自然会反映在你的行为上。展现这份应有的自信,无关性别,无关种族,只有当你对自己有信心,别人才会对你有信心,你进而能赢得更多的机会和更广阔的平台。Only when you take yourself seriously, others will take you seriously.

第二点,敢于尝试,敢于试错。潜意识里不能有“我是亚裔,我是女性,我进入了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和别人相比,我的不足短时间内是无法弥补的”等这类观念。恰恰相反,我们应当Put yourself outside, take a bit of risk.  

就我个人而言,加入Terra Firma后,最初的适应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公司文化完全不同于投行,这里需要you fight for everything by yourself. 由于是个白人男性主导的行业,作为亚裔女性,我能做到的是:首先,不人为界定自己的个人属性或身份;第二,我要通过工作业绩去证明自己的价值,赢得seniors的信任。努力营造一个良性循环,业绩先行,用工作能力说话,逐渐提升自信;但不能止步于此,遵从所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理念,而应该主动在seniors前枚举业绩进步,以博得更多机会和资源支持。 

Wei: 投行和PE在这方面本质上确实是不同的。投行对内部员工的职业规划是非常有条理和标准化的,三年一次pay rise;根据performance-based review,可以考虑晋升机会。但我想提醒初入职场的同学们,职业初期,更重要的是要学东西,pay package is not the priority;只有当你晋升到一定级别时,这一个因素的比重才能显现,比如要争取与市场定位匹配的报酬等等;所以每个职业阶段,侧重点也会随之改变。

 

Frank: 对于已经在英国工作一段时间考虑转行的朋友们,二位有何策略或建议可以分享?

Wei: 第一点,action plan和执行力很重要。迈出第一步确实是最难的。

第二点,我很认同Fang刚刚提及的一点,也许归于文化差异,我进入JPMorgan后刚开始也只是埋头苦干,仅局限于完成上级交办的各类工作,期许团队领导可以看到我的付出。久而久之,才明白需要make awareness in front of your senior managers。只有领导真正意识到你的付出与工作能力,当有机会出现的时候,他们才会第一时间想到你。

Fang: 第一点,时间管理和提高效率。第二点就是自我约束力和管控力。举一个例子,我在准备Terra Firma面试的时候,仍在Barclays的投行部上班,每天working hours是早上9点到晚上12点,上班前7-9点我会practice online tests,晚上下班回家准备interview questions和deals。每轮面试我需要安排在上班前,面完一轮从London Bridge赶回到Canary Wharf开工,终面还需要飞到总部去面试。所以,在确保本职工作质量不打折扣的前提下,准备PE面试,整个过程走下来,确实需要很大的毅力和行动力。

 

Frank: 回顾已走过的职业道路至今,您二位最骄傲的瞬间或者最艰难的瞬间?

Fang: 我最难熬的瞬间都是在伦敦求职的起步阶段,因为经验不足,又没有人脉。

第一次是在Citi M&A做暑期实习,因为工作时间超出想象的长,我决定再次申请非美国的投行;所以在实习的同时,我还需要继续投递申请;当拿下Commerzbank的offer后,可是正式合同迟迟没有签发,当时我就面临着签证过期的问题。那个时候,我做了一个比较大胆的决定,就是与我在Citi的老板协商延长我的实习期6个月以便有充分的缓冲期,老板也答应了我的诉求。这段经历就教会我,要敢于迈出第一步,敢于寻求帮助。

第二次是08-09年金融危机时,我当时就职于Commerzbank。公司宣布裁员80%并立即生效,整层楼的员工都人心惶惶。我比较幸运地成为了那20%,事后总结,也是Wei之前提及的一点,要经常与你的老板沟通,确保他们了解你的工作动态和你的业绩表现,这样才关键时刻,老板才能为你发声。

Wei: 我较为艰难的时刻都是和人生或者职场转折相关;

第一次是在中金的债券承销组,恰逢金融危机,我们组的工作量都是超负荷的,企业债务融资的需求激增。每天都是半夜2点多下班,工作之余还要备考和MBA申请资料,复习GMAT,润色文书,最终是有了较好的结果。从这段经历我学到了坚韧的重要性,身处逆境,咬紧牙关才能坚持看到最后的曙光。

第二次是在伦敦求职暑期实习,在秋季校园招聘初期,面试效果不甚理想,通过反思我发现,一问一答的面试节奏很难取得成功,要学会引导将面试节奏转变为谈话;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后面的面试成功几率就大大提升。这段经历教会了我自省和反思的重要性。

第三次就是当我当了妈妈之后,如何平衡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我记得Sheryl Sandberg在她的书《Lean In》提及过,同事对于男性和女性有了孩子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男性有了小孩同事们纷纷祝贺,女性有了小孩同事们关心她如何在家庭和事业间抉择。所以对职业女性来说,没有所谓work-life balance,更多地是work-life compromise。有了小孩后,对于我时间管理和统筹规划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 工作上要更高效地完成各项任务,生活上就要注重陪伴家人的时间与品质。

Fang: 这也许也说明了为什么很多成功的职业女性,有了孩子后,选择自主创业,可能一定程度上这给了她们较为弹性的工作时间。

 

Frank: 二位最理想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Fang: 我会喜欢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所有时间都可以自由支配,如果真的做事的话,可以按照我的心情和时间表,而不是刻板地完成每日任务,困在办公室里。我这两年在Terra Firma做出的业绩,也不是单纯坐在办公室里想出的,而更是奔波在外和各行业人沟通合作中实现的。

Wei: 我个人喜欢帮助弱者的感觉,回报社会是一种很高尚的自我价值实现的途径。如果不考虑生计问题,我会投身慈善。

 

Frank: 最后一点时间,请给我们ACPU会员们分享一下你们自己的人生格言吧!

Fang: take risk given that you know your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very well. 不要过于患得患失,不要太过保守,不要急功近利,不要过于结果导向型;回首再看,将是一份很有成就感的经历。比如,我即将加入的科创公司是在旧金山,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市场环境、公司团队都是从头再来,但跳出来看,我一直在往我设定的职业目标上靠拢,这也许是我的动力来源吧。

Wei: be aware of yourself – 不断认识自己,了解自己;在人生初期,多走多看,拓宽眼界,未来将会是非常受用的。

 

Frank: 对于正在求职的大学生,您二位最想问他们什么问题?

Fang: Why Banking?

Wei: If there isn’t any type of restrictions at all, what would you like to do in your next steps?

 

Frank: 再次感谢二位抽出周末时间参加我们的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