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PU_logo.png

Association of Chinese Professionals in the UK 

A.CPU Career Sharing - 活动总结  IBD

Li: 今天我们请到了三位嘉宾,请各位花30秒先自我介绍一下。

Wei: 我其实是从国内背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毕业以后加入了中金公司,做了两年IBD进入LBS攻读MBA,毕业之后就加入了JPMorgan。首先在行业组,后来转做M&A,负责对接对于欧洲资产有兴趣的各类亚洲投资者,

Mary: 大家好,我叫Mary, 在英国长大,2012年在剑桥大学毕业后加入UBS sales & trading, 之后转到Leverage Finance,对于public和private sides都比较了解,最近刚刚加入Credit Suisse。Cheng: 大家好,我是在LSE本科攻读工程。暑期实习在Morgan Stanley的Real Estate Investment and Private Equity,正式入职后是加入了MS的PE组。一年三个月后由MS加入TPG,至今约三年。

 

Li: 投行的业务范畴是非常广泛的一个概念,涵盖各类产品和服务,但大都是基于各类型的金融交易。请问各位,最初是哪一点吸引你们加入这个行业?

Wei: 就像你刚刚提及的,因为投行的业务范围非常广泛,我认为在你不同的职业阶段,它会为你提供全新的挑战,刺激你的自我学习和工作的热情。

在职业初期,进入投行可以为我们夯实一些职场必须的技能和素养,比如注重细节、团队协作、结果导向、项目管理、多线作战、时间安排等,而且每个任务都是在高压的环境下完成的。所以无论后期的职业道路如何改变,这些系统性的职业技能培训是受用终生的。

到了职业中期,你将会被赋予更多的岗位职责,开始与客户洽谈会面;而投行接触的客户很大部分是大型公司的CEO/CFO。他们是在各行业和社会打拼多年的职业经理人,当与他们共事时,他的思想,他的处理问题的方式,都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你,同时你也可以从他们身上主动获得更多的启发。

第三,投行这个行业的流动性很强。有不同的组,不同的职能部门,所以就单单在投行内部流动,就可以接触到全新的工作内容,这又是另一层的新鲜感的刺激。我在来LBS读MBA之前对欧洲投行市场了解较少,来到伦敦才知道这个市场有自己的特性,发展历程也比较久,更为成熟和sophisticated,这也是吸引我重新加入这个行业的一个因素。

Mary: 做Sales & Trading 首先要时刻保证自己处于较为亢奋的状态,需要消耗较多的energies;其次,它考验一个人如何和人打交道,我在UBS sales team 对接的30-40位基金经理,在和他们共事过程中,我逐渐学习和摸索他们对市场的观点,他们是如何分析每支股票的等等。这样日积月累,我每天都学到很多新的东西。 

Cheng: 我的行业和前两位略有不同。投行可能会跟踪很多潜在的项目,而PE就跟好管理的一两个公司但是是深入细节地管理(Li:投行是看广度,私募是看深度)。所以在买方工作一大特性是可以与基金旗下管理的企业高层一起合作,和公司CEO/CFO以及董事会成员,定期会面,帮助他们制定公司战略,提升运营效率和盈利产出,3-4年后基金可择机退出。历经整个过程是非常有成就感的。我最近管理的一家公司是一所德国酒店,90%收入来源于德国本土,我们基金为其制定的商业战略就是逐步向欧洲其他国家渗透,首先是毗邻的奥地利,之后就是法国、西班牙,甚至未来考虑进军英国市场。

 

Li:在场的大家想必都对这个行业非常感兴趣,但如何准备投行的面试是另一个关键的问题?你们最看重求职中身上的哪些特质?尤其是针对华人,在哪方面是更需引起关注的?

Mary: 我觉得华人大部分可能更谦逊。面试需要自信,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 你怎么去present yourself很重要;往往是那些最喜欢和别人沟通的实习生,可能他们的提问最多,但是他们敢于去寻求帮助和摸索答案,最终更容易被团队接纳并录用,

Cheng: 我最看重的一类求职者是可以清晰阐述自己想法的人。PE面试流程大约是两轮1对1面试,通过后是一个三至五小时的case study,建模,写memo/ executive summary,最后再presentation。最能抓人眼球的应聘者往往是那些结合自己过往的项目经历,清晰阐明针对手上case个人独到观点的那类。

Wei: 对,作为一个华人,在求职最初你要先明晰的是你的竞争者是谁?很可能是一些欧洲人,他们的一个优势是掌握各种欧洲语言,相较之下,我们可能就处于劣势。如何变劣势为优势呢?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回答这个问题: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大背景下,中欧的跨境M&A项目趋热,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就可以充分发挥自身优势。

第二点,释放自信。面试中如果遇到一个问题答不出来,不要慌张,你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我想可能从哪几个角度可以来思考它,然后尽量的释放自己自信。但这个可以通过不断练习而提升的。

 

Li: 回想我当初在这里找工作,我也感同身受。我总结华人求职主要有三个问题,一是语言,二是自信,以及Networking的重要性。第三点尤其是被我们华人学生忽视。伦敦的networking传统可能不比美国香港,但是它是在帮助提升你的沟通技巧,并让你真正了解行业内的信息。

Wei: 我非常认同这一点。在LBS读书期间我这方面不够主动,相比之下,我有很多同班同学来自于和金融完全不相关的行业致力于要进入投行,他们除了上课之外的所有时间都是在networking去和业内人士coffee chat。这其实也是一个让别人认识你、了解你的过程,否则他只看到你的CV。真正和公司的人交流过才可能提升给你面试的几率。而且它是有持续性的过程。并不是拿到工作之后它就可以结束。而是贯穿于你职业发展始终的。在我看来,它和中国的饭桌文化其实是相似的,很多信息是这种形式传达的,或者说是通过这种方式让别人认识你。然后,当别人有什么机会的时候,他们才会第一时间想到你。

 

Li: Networking 并不是华人传统观念中的“搞关系”,而是一个很好的途径帮助你了解这个行业里面发生了什么,业内人士的生活工作状态是什么样子的。Networking也需要把握好分寸,你要能够用实际行动向对方证明你是真正是想进入行业,这样他们才会真的想去帮你。

Cheng: 我想补充一下,我的感觉networking的过程当中,不光是你要把自己推销出去,也是你认识和了解未来可能成为你同事的基本情况的机会。在大学期间有很多公司我们都会来我们学校做events,Wei刚刚说是一个numbers’ game,需要广撒网。其实我当时并没有,我target了四五家公司,把申请做细做深,尽量多见该公司的人,最终是拿到UBS, Credit Suisse和Morgan Stanley三家的offer.

 

Li: 除了以上提及的三点,还有一点就是行业知识储备,各位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Mary: 我倒是觉得真的很重要的是handle pressure,因为投行的客户真的非常严苛,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一项很大工作量的工作,只有当你顺利完成这些任务,你才逐渐建立树立自己的形象并赢得同事的信任。

Wei: pressure handling这项技能真的是非常重要。在投行工作的常态是同时要做好几个项目,每个项目上有不同的进度和侧重点,同时可能还有客户的加急问询需要短时间内处理。可能一天就有10-20件待办事项。所以我们需要通过面试来测试这个人是否能胜任高压的工作强度。如果你无法高效应对压力,你在业内的口碑就可能打折扣。所以在这个行业中,如果你树立了极好的个人口碑,好项目也会找上门。因此通过实习就可以测试出你和岗位的适配度。在面试新人的时候,technical skills不是区分候选人的最重要的标准,反而最重要的还是soft knowledge,就像刚刚提及的confidence和communication。

 

Li: Pressure management是我从业这些年以来最大的收获,我深有体会。对于想要转行的朋友,通过networking,不仅是增加你的 industry knowledge;在跟行业内部人去聊的过程中,或者试着去做一些兼职,能切身体会这个行业的工作强度。

Wei: 对,我刚开始提到的“广撒网”策略,也不是让大家每份申请都全力付出,而是有的放矢,一些公司面试可以作为免费的mock interview,为自己的target company 做准备,何乐而不为?,

Cheng: 我还想说一下所谓的’networking effect’。比如说我在跟MS第一个人聊熟了,然后找第二个人的时候就可以name drop第一个人,然后再跟他聊天的时候,他就感觉更有亲近感,再走下去就会越来越顺利。

Mary: 我想强调一下thank you note的重要性。我去剑桥做招生工作的时候,一晚上和20-30位同学聊天,第二天也许只有2-3位同学给我发了thank you email,那我会就跟HR 同事heads up关注一下他们的application之类的。

Wei: 还有一点是心态上的调整,要把你networking的对象当成你的一位朋友,把你的交友之道都可以套用在这类职业交往中,有些事情处理起来就自然很多。

 

Li: 中国人会过于注重人与人交往中的距离,反而阻碍了真诚交流和较为自然地展现个人人格魅力。另一个问题是,我们今天到场的有很多朋友来自四大或者其他行业,想转行到IB或者PE,各位有什么好的建议?

Wei: 坦诚讲,社会招聘的遴选更为严苛,更强调工作背景的相关性。最有效的其实就是通过攻读MBA转行;如果这个选项行不通,大家可以考虑跨几个小步来达到最终目标,比如四大有专门的team做transaction advisory,这个部门其实就和投行的工作内容十分类似,可能只是项目规模略有差异。而且投行在社会招聘时也非常看重有类似背景的人,我周围的同事也有通过这个途径进入投行的。

 

Li: 你们感觉什么样的性格,或者有什么样特质的同学比较适合做这个行业做而且还能做得比较好?

Mary: time management这点不仅适用于你的工作,更是确保你能有时间去享受生活,把健身,饮食健康和个人兴趣爱好都能兼顾,才是最佳的状态,而且也有助于保证你的工作高效。

Cheng: 这点我特别认同。我MS 实习快结束时,带我的line manager要离开公司,他在席间就告诫我说千万别让工作拖垮你,因为这是不可持续的。几次熬夜下来最终是抹杀了你对工作的积极性,其实不值得。

 

Li: 而且热爱生活的人,有各类爱好的人也有助于你的求职。一来在面试中,你的兴趣爱好可以真的让你出众,二是在networking中,广泛的兴趣爱好更容易和对方找到共同语言,开启有质量的谈话。

Wei: 我回到你最开始提问的有关哪个素质是在这个行业中生存必需的。我觉得time management是一个非常综合的职业素养,如何处理压力,第一你要会prioritise,第二做事情要高效,保证效率的前提就是你的technical skills要过硬;第三是有压力的情况多数也是项目上的各方发生冲突的时候,这就要求你要会有效沟通,在高压环境下的沟通技巧也是一门要研习的艺术。其实,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和同事的协作关系,能否成为一个比较值得信赖的队友,这份信任的建立,不仅是通过工作,更是在一些非正式的社交场合,比如team drinks,socials等。你能否拉近与大家的距离,这样未来在工作中有突发状况时,同事们才会主动协助帮你一把。

 

Li: 所谓英国的喝酒文化,我当时就觉得我很不理解为什么英国人下班后要拿一杯啤酒,大冷天站在外面喝酒聊天;但是我后来发现通过这种pub社交建立起同事关系是非常迅速的,也可以很好地为自己在职场内部打开局面。

Mary: 尤其是对女生来讲, 可能coffee chat接受程度高一些。

Cheng: 对。积极参与这类社交活动也是team building的一个过程,对工作协作是相辅相成的。

 

Li: 还有一个问题有关networking,聊天时如何开启话题?

Cheng: 你可以聊各种话题,兴趣爱好、时事政治等等,一个方向走不下去了就换个话题,总会找到一个共同的话题,比如我最近开始学打高尔夫,很多英美同事也都感兴趣,这就是个很好的话题。

Mary: Team drink时就把它看作一个朋友聚会,可以先和那些平时关系比较近的同事们聊天,不一定每个人都要顾及到。

Wei: 而且伴随着大家在英国生活时间久了,对于本地文化、欧洲文化了解的深入,和同事们的交集也会越多,自然话题开启就顺畅很多了,比如可以聊聊公司高层和内部的八卦等等。

 

Li: 感谢各位的分享,最后我们进入提问环节。

Audience: 请教一下各位老师,在您看来,近期EMEA和Greater China的cross-border deals发展态势是怎样的?在EMEA投行的工作经历是否有助于职业中期时回归大陆PE行业?

Wei: 我现在负责的一块业务就是cross-border M&A sell-side advisory,未来会负责Chinese private equity。我觉得这个问题取决于你未来的地区定位是什么样的?如果是主攻中国市场的项目,那早回国比晚回国好一些,因为你可以积累本地市场的认知和人脉网络;如果是聚焦中欧跨境交易的话,那这边相关的工作经历还是非常宝贵的。

Li: 我也十分认同。我即将要加入的腾讯欧洲,在遴选录用时就非常看重你是否有欧洲市场的项目经验,毕竟各个市场的具体操作和流程差异还是非常大的。最后,有请我们姗姗来迟的嘉宾,Fang分享一下她的看法。Fang现就职于Terra Firma,同时兼任Head of China。

Fang: 大家好,不好意思,今天迟到了,关于这个话题的话,我们要着眼这几年的宏观环境,在过去几年里其实中国的战略投资人出来是挺多的,只不过说最近几年有媒体特别关注,其实中国企业一直在往外走。比方说我们谈的很早期的时候,是传统的行业,如钢铁,其实在大家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在海外布局了。最近几年大家才谈到我们财务投资人在海外收购和投资。而现在遇到的一个难题是资金能否出境取决于是否符合国家的发展战略。还有一点,也是我们看到中国媒体评论较多的,在海外收购overvalued trophy assets,这其实并不符合公司的战略政策。

因此,大家可能听的会比较多的还是战略投资人,比方说腾讯和阿里往海外布局,第二就是一些大的corporates,它们M&A也是为企业做海外布局的。

对于国内的财务投资人有几家做的不错的是有共同性的,第一他们的founder都是以前海外基金里面工作多年,深谙海外投资经验,第二,懂整套流程,第三他们可以搞定国内所有的行政审批。

像纯粹的PE,我个人的经验看有两类较为成功的,一种是像复兴这类私人性质的,成为海外基金的LP;还有一种是国有的,比方说我们说的中金、中投,属于国家直接持有股或间接持有股。其实后者最近出来他们遇到很大的困难,主要由于它们对海外的这种运作是非常不了解,它需要一个海外的partner才能够一起投。

我想提醒大家一句是跨境收购和投资其实是一种非常local的商业模式,比如我公司到中国去投资的时候,如果我在中国没有local operational teams,你没有办法投后管理;同理,那么中资的企业出来以后,也需要英国或欧洲的团队进行投后管理。对于财务投资人来说,80%的价值来源于投后管理的商业策略执行是否成功。因此我提醒大家可以再多耐心一点关注一下,一个项目推出以后,关注到5到8年,看它是否真正盈利。

如果对大家的career来说,我觉得有这样一点可以一起思考:你最后的最终的职业目标是什么?在整个的项目周期中,哪个环节最能体现你的个人价值?是资金募集,还是投后管理,或者是最终退出的方案设计?无论是回国还是待在国外,大家都可以看得更广一些,第一步丰富和积累相关项目经验,再寻求个人价值和不同投资人在战略定位上的匹配度,进而明晰下一步的职业发展。